龙岩信息网
健康
当前位置:首页 > 健康

狼血神探 四百二十七章 比辣妹还可爱

发布时间:2019-10-18 02:44:07 编辑:笔名

狼血神探 四百二十七章 比辣妹还可爱

安东尼奥和塔莉闻声回过头来,看到一个身穿红色大氅的年轻男子微笑着来到两人面前,安东尼奥认出他是厄鲁斯国王萨伦彻斯基的儿子――玛彻斯基侯爵。

安东尼奥与他彼此行礼后,又将他介绍给塔莉,玛彻斯基俯身在塔莉的手背上吻了一下,微笑着起身说:“早就听说守护使小姐天姿国色,如今一见比传言中更胜十倍,真是令人倾倒。”

塔莉被他说的面带羞涩,不太好意思的说:“侯爵阁下这么说,我实在承受不起,您能不嫌恶我的身份,我已经非常感激了。”

“啊,我明白您的意思。”玛彻斯基轻轻的点了点头,满头耀眼的金发随着头轻轻的晃动,他彬彬有礼的对塔莉说:“我听说了之前发生在您身上的事情,我相信您是无辜的,一定有别有用心的人在陷害您!”

他的话让塔莉心中平添了一丝亲切感,她感激的微笑着对侯爵说:“谢谢您的理解和宽容。”

“您不必客气。”玛彻斯基微笑着向她一欠身,回头转向安东尼奥说:“团长阁下,您此来可是为了见我父亲?”

“没错,我们有事要面见萨伦彻斯基陛下。”安东尼奥打量着侯爵欲言又止的表情,关切的问:“阁下是不是有什么事情?”

“既然您已经看出来了,那能否到我的房间里说几句话?”玛彻斯基谨慎的看了看走廊前后守卫的士兵,小声对安东尼奥和塔莉说。

两人彼此交换了一下眼色,安东尼奥略加沉吟说:“可是,国王陛下正在等我们,如果耽搁了时间……”

“没关系,稍后我会陪二位一起去见我的父亲,不会让二位为难的。”玛彻斯基恳切的看着两人说。

安东尼奥和塔莉见他如此,感觉其中必有隐情,于是便答应了他的请求,跟随侯爵来到了他的会客厅,玛彻斯基请两人在沙发上坐下,自己在另外一侧落座,命侍从端上茶点招待客人。

“阁下,有什么话尽管直说,不必客气,如果有什么可以效劳的,我们必定尽力。”安东尼奥注意到侯爵犹豫不决的表情,于是直言道。

玛彻斯基听到他这么说,长长的叹了口气说:“二位实不相瞒,我请二位来此是为了我的父亲,不知道二位对于银星伯爵伊万是否了解?”

安东尼奥和塔莉听到他提起伊万,顿时警惕起来,安东尼奥言辞谨慎的回答:“我和他见过一面,他怎么了?出什么事了吗?”

“二位来此不久,有些事可能不清楚,”玛彻斯基满面忧色的说:“自从那个伊万来到我父亲身边,我父亲就完全变了个样子,不仅不理朝政,把国家大事全交给伊万处理,而且连性情都像换了一个人似的。”

安东尼奥和塔莉交换了一下眼色,故作惊讶的问:“我们对国王陛下的确了解不多,虽然之前见过几次面,但交谈甚少,不知道您说的改变指的是什么?”

“哎,”玛彻斯基叹了口气说:“安东尼奥团长,您是圣会的神使,我在您面前无需隐瞒,若是外人我断然不敢跟他们乱说这宫廷内的事。”

他谨慎的朝着紧闭的大门看了一眼,低声说:“自从伊万来了以后,我父亲不仅变得少言寡语,而且冷酷无情,他先是驱逐了我的母亲,随后又把我的妹妹远嫁他乡,整日里陪着那几个衣衫不整的妖女寻欢作乐,让人难以接受。”

“您有没有劝劝他呢?”塔莉轻声对侯爵说。

“我当然劝过,”玛彻斯基无可奈何的摇头说:“起初他根本听不进去,到后来我劝说的多了,他竟然命令近卫军将我关了起来,足足关了我两个月才放出来,并且警告我再妨碍他就把我送上绞刑架。”

他唉声叹气瘫坐在沙发上,愁眉苦脸的说:“在那之后,就没有人再敢劝阻他了,他只对伊万一个人言听计从,别人的话都听不进去,我很想让他回到以前的样子,想当初他是一个多么贤明的君主啊!”

“您和我们说这些,是希望我们帮您做点儿什么吗?”安东尼奥小心的试探着问。

“没错,”玛彻斯基恳切的连连点头道:“您是圣会的神使,塔莉小姐是高级魔法师,我希望两位能帮助我调查一下伊万,我听说他曾经是个魔法师,我想他一定是在我父亲身上下了什么咒语,改变了他的性情!”

听到玛彻斯基的话,安东尼奥和塔莉心里一动,两人交换了一下眼色,塔莉轻声问侯爵:“您为什么会这么想,莫非您发现了什么可疑的线索?”

“我父亲的脖子上常年带着一条项链,项链的吊坠是一根染血的骨头,”玛彻斯基眉头紧锁的一边回忆一边对两人说:“我记得伊万把它给我父亲的时候曾说那是一根圣骨,可以保护我父亲不受刺客的伤害。”

“血骨……”塔莉闻言凝神细思片刻,对安东尼奥微微点头道:“血骨的确是黑巫师常用的施咒手段,侯爵阁下怀疑伊万用血骨来控制国王陛下,这并非没有可能。”

“除此以外,您还知道其他什么可疑的物品吗?”安东尼奥听后精神一振,继续问萨伦彻斯基,侯爵回忆片刻摇了摇头说:“应该没有其他的东西了,我所知道的只有这么一件。”

“既然如此,我们就先要从陛下身上取下那条血骨项链,侯爵阁下,您是否知道什么时候有机会能接触到那条项链?”安东尼奥注视着玛彻斯基脸上的愁容问。

“这……”玛彻斯基皱眉沉思片刻,叹了口气说:“我父亲常年带着那东西,就算是沐浴的时候也不会摘下来,如果要从他脖子上取下项链,恐怕只有他睡觉的时候才有可能,但也非常困难,因为他睡觉非常警醒。”

安东尼奥听后起身道:“我知道了,阁下,请你今天午后到麦浪街二百二十一号的伏特加旅店找我,我有几位朋友要介绍给你,他们应该可以帮上你的忙。”

玛彻斯基闻言千恩万谢,找来纸笔记下了安东尼奥所说的地址,然后陪他们一起去见国王,国王得知两人姗姗来迟是因为自己的儿子,横眉冷对的训斥了玛彻斯基几句,然后向两人询问此次的来意。

安东尼奥微笑着走上前,将准备好的说词拿了出来,对于自己在狱中时国王和银星伯爵伊万替自己说情表示感谢,国王听到他赞美伊万,心情似乎也愉悦了不少,满意的连连点头。

塔莉随后也上前向国王表达感谢,同时称赞伊万宽容和通情达理,国王一边打量着王座下塔莉亭亭玉立的窈窕身段,一边笑道:“这是应该的,就像圣皇陛下圣旨中说的,人鱼族本就是我们的盟友,是大祭司太过苛刻了!”

塔莉闻言连声道谢,两人同国王说了几句客气话,然后辞别国王离开,玛彻斯基亲自送他们出王宫,并约定午后在旅店见。

“你认为这件事怎么样?”离开王宫返回旅店的路上,安东尼奥问塔莉,美人鱼肯定的说:“我的确看到了国王脖子上戴着的那条项链,我相信它应该就是用来控制国王的符咒,除此以外我没有发现其他可疑的物品。”

“那我们就在今夜把它从国王身上拿下来。”安东尼奥听后下定了决心说。

“可是,我们要怎么做呢?就算是国王睡着的时候,这也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情。”塔莉有些担忧的说。

“这就不需要我们来担心了,”安东尼奥信心十足的笑道:“总有人能够手到擒来。”

……

当天午夜时分,一只黑色的小鸟落在了厄鲁斯王宫三楼的一扇窗户外的窗台上,用明亮的大眼睛朝着没有关严的窗户里望了望,里面漆黑一片,静悄悄的没有一丝声息。

小毛球把小脑袋钻进窗缝里,费尽九牛二虎之力,好不容易才把自己圆滚滚的小屁股挤进窗户里面,她摇晃了一下自己的小尾巴,有点儿气恼的说:“真讨厌,谁把窗户开的这么小,幸亏我苗条!”

“也只有你好意思说这话。”坐在她背上的罗格耸了耸眉毛挖苦道。

小毛球回头瞪了他一眼,从窗台上跳下来无声无息的落在地上,探头探脑的环顾房间,发现这里是卧室的外室,不远处的内室门虚掩着,里面隐约传出低沉的鼾声。

小毛球蹦蹦跳跳的来到内室门口,探头朝里面张望,看到屋子里点着一支火光微弱的烛台,床上躺着一个胡子花白的男子,两个赤裸上身的女子依偎在他的肩头,三人睡的正香。

“哇,坏国王抱着两个辣妹睡觉,比坏狼还要多!”小毛球睁大了眼睛一惊一乍的对罗格说。

“我什么时候抱着辣妹睡觉过?”罗格皱着眉头盯着她问。

“你抱着我睡觉过啊,我比辣妹还可爱!”小毛球振振有词的回头撅着小嘴说。

“闭上你的小嘴儿,真聒噪!”罗格撇了撇嘴从她背上跳下来,让她把自己变回原状,指了指外屋说:“到外面去等着,我可不希望你的聒噪把国王和他的两个辣妹惊醒,耽误我偷东西!”

小毛球白了他一眼,转身翘起小爪子正准备走开,罗格突然揪住她的小翅膀把她提了回来,低声说:“算了,我改变主意了,你还是来帮我一下吧,不过闭上嘴,别惹麻烦!”

他把小毛球放在肩膀上,小心的走到床边,扫了一眼床上依偎在一起的两女一男,一眼看到了老国王布满胸毛的胸膛上那条血骨吊坠。

“你知道该怎么做。”罗格瞟了莉莉丝一眼,小毛球小脑袋一歪

,射出两道定身光束将国王定住,罗格伸手小心的抬起国王的头,另一只手去拿他胸前的那条项链。

正当他准备将项链从国王脖子上摘下来的时候,国王身边的一名女子突然睁开了惺忪的睡眼,茫然的抬起头望着他,六目相对,女子的惊叫声顿时打破了夜的宁静。

抚顺什么医院治牛皮癣
江苏什么医院治牛皮癣
榆林治疗龟头炎方法
抚顺治疗牛皮癣费用
江苏治疗牛皮癣费用